情感电台

情感电台-情感天地-情感电台www.c5237.com

第五十五章 坏了,乌龙了!司礼监最新章节

发布时间:2019-07-05 编辑 :本站 / 23次点击
您现在的位置:情感电台 > 情感说说 > 正文
TAG:

第五十五章 坏了,乌龙了!司礼监最新章节

不鸣则矣,一鸣惊人,那是小说中的故事。

唯一例外的那位,人家是楚庄王。

身份决定地位,地位决定脑袋。

没有足够的地位,就发表什么不合身份的言论,得到的结果只能是此人白痴,不自量力。 良臣说完就后悔了,因为这种事根本轮不到他发表看法,他现在还不是什么小千岁呢。 正常情形,良臣这种乱插嘴的人一定会被人嫌弃。 事实也的确如此,发现不过是个十几岁的少年人乱插嘴,王主事他们都是一脸不悦。

丝毫没有听君一席话,胜读十年书的那般豁然开朗,亦或如雷贯耳,醍醐灌顶般的震惊状…“毛头小儿,知道个什么…你是怎么进来的?”王主事说完便要叫人将良臣撵走,良臣见状,无奈拍拍屁股起身,与其被人家赶,不如自己走人。

只是,“领导”们轻视的眼光让良臣略有不甘。 莫欺少年穷,我叔魏忠贤!想着已然这样了,多说两句又不会要命,良臣便撇了撇嘴,朝赶他走的王主事说道:“我是毛头小儿不假,可国家兴亡,匹夫有责呢。

”“唔?”王主事一愣,这少年还知如此大道理?“国家兴亡,匹夫有责?”宋主事等人细细品味这八个字,各人神情稍有缓和。 刘时敏觉得这少年有意思,笑了起来,朝良臣招了招手:“你说说看,这国家兴亡,匹夫如何有责呢?”“那说得便远了,一时半会怕诸位大人们也听不完。

”良臣站在棚外,没进去。

他很识趣,就在外面放放嘴炮得了。

“就说刚才武科的事,如何个不会就教法?”刘时敏饶有兴趣的打量着不肯进来的魏良臣。 他这么大时,已经净身入宫。

良臣晒然道:“很简单啊,办武学就是了,考生不会的,就让武学教好了。 ”闻言,棚中却是哄笑起来,众考官都是摇头。

良臣被他们笑得莫名其妙,不知自己哪里说错了。

刘时敏亦笑着摇了摇头,然后对良臣道:“天下各卫皆有武学,可这武学根本无有学生,咱家问你,没有学生,这武学又如何个教法?”良臣怔了一下,这才想到自己是信口开河了,明朝的武职皆是世荫,余下大半是行伍立功所得,武举不过补充形式,每届就那么点人考取。 并且能考武举的,多半是家境富裕的子弟,穷人孩子几乎没有习武的。

故而,武学办得再好,没有生源,又如何个教法。 这事,其实便是当下文贵武贱的风气。 不改这风气,构思再好,终是空中楼阁。

而要改这风气,紫禁城里那位都不能,况别人呢。 不会就教,听着简单,实则根本不可能实现。 就拿今届武科会试的这百余名考生而言,实际便是天下武举大半,这还是得益于本朝最近二十年连年征战,诸番大捷,令得不少人向往军中建功的缘故。

从前,一届武科会试都不足二十人,嘉靖年间,更是出过只两人考武科的稀罕事。 参加武举的人这么少,武学如何办?军中那些行伍辈,凭借战功就可封荫,又哪里需要来考这武举。 换言之,大明朝的武举,不过是个鸡胁。

良臣以后世学校思维来解这武科难事,水土不符了。 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,他还真是嘴欠。

“刘公公何必和这少年一般计较,他懂个什么。 ”王主事朝魏良臣挥挥手,不耐听这少年胡言乱语,示意他赶紧走。 刘时敏看了眼良臣,笑着扭过头去。 这让良臣更不是滋味,咬牙道:“也不是没有办法,只要朝廷仿唐宋故事,参酌会、殿二试事,皇帝临轩策问,阁臣和本兵侍班,天子钦定一甲三名,文武进士同等待遇,不就能鼓舞天下学子投身武学了么。 ”闻言,一众兵部官员们面色都是一沉,脾气还算好的宋主事也不耐烦了,直斥良臣速走,休要在此大放厥词。

刘时敏摇了摇头,笑而不语。

宋主事他们为何反应如此激烈,内中原因,他心知肚明。 良臣张了张嘴,饶是他脸皮够厚,也不好再在这里呆下去了,没见那王总旗已经起身朝他走来了么。 “我又没说错什么,算了,不和诸位大人说了,等将来八千女鬼时,我再和诸位大人好生谈一谈。 ”良臣嘟囔了句,转身就走,一脸大人不计小人过的潇洒神情。 棚中,众考官都是摇头,少年人胡言乱语,不知天高地厚。 然而,良臣那话传入刘时敏耳中时,他却整个人身子一震,然后陡的站起,箭步朝良臣而去,一把将他抓住,喝道:“你刚才说什么?!”“公…公公,我,我没说什么。 ”良臣被吓住了,眼面前这青袍太监脸色也太是吓人了,就如白天见鬼般。 刘时敏将良臣衣领一提,质问道:“你刚才说的可是八千女鬼!”声音明显有颤抖。 “是…不是,不是!”良臣矢口否定,虽然知道眼前这太监根本不知道“八千女鬼”指什么,但隐隐却有不安。 “敢不承认,你当咱家耳朵聋了吗!”刘时敏怒不可遏。

良臣竭力使自己镇静下来,一脸无辜道:“公公,这八千女鬼,有什么问题吗?”“……”刘时敏愣了下,是啊,这八千女鬼有什么问题吗?当年他做那异梦时,梦中老者清晰的说了“八千女鬼乱朝政”七字,可直到现在,他都不知道这到底指的是什么。 八年了,整整八年了,刘时敏在宫中苦苦思索那七个字的含义,却是一无所得,今日却不曾想,竟然从一少年口中再次听到,如何不叫他惊喜交加。

“刘公公,怎么了?”王曰乾一脸困惑的走近,询问刘时敏是不是要将这少年拿下。 “没事。 ”刘时敏摇了摇头,见棚中考官们都在愕然看着自己,知道自己有些失态了。 但此事是他心中之结,不弄清楚怎么也不甘心。

想了想,问良臣道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“公公,我叫魏良臣…”良臣没有多想,老实说出了自己的名字,说完之后,心中却“咯噔”一声,紧接着额头满是汗水,后背也是凉意直冒。 坏了,坏了!良臣真的是害怕了。

“魏良臣?魏良臣?…”刘时敏喃喃自语:八千女鬼,魏良臣?他突然好像魔怔般,一动不动的盯着魏良臣,许久,目中凶光一闪,沉声道:“原来是你!”“不,不是我…”良臣内心哀嚎一声:坏了,乌龙了!………感谢回音书友1000元打赏!。